對《馴服與退化》一文的另類觀點
發布日期:        

《中國企業家》執行總編李岷在《中國企業家》第 20 期( 2011 年)上撰文指出:溫州之亂,實非市場與民間之亂,恰恰是市場在有形之手的攪和下難以自洽。筆者(陳飔)技術上贊同這個結論,但道德上不同意因此就斬斷政府的 “ 有形之手 ” ,原因是有形之手之失并非必然,而是有賴于運作的方式和條件。

說實話,對于政府干預的反思和批駁并非始于當下。我很同意李岷的結論中 “ 難以自洽 ” 的斷語。不過,我認為,政府和地方政府本身就是市場系統中的作用者 /Player ,因此把它看做純粹外生的攪局者,似有不妥。我還進一步認為,這只有形之手之所以難以取得成效,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信息不對稱、不完全,缺乏基于監測信息反饋的控制調節所致的。

最近,溫州乃至江浙一帶民營經濟的惶惶,已然上升到影響區域經濟與社會穩定的重要位置,以至于需要國家總理親赴當地進行視察,予以指示。

溫州、江浙,是中國市場經濟最發達、民間經濟最活躍的地區,現在爆出高利貸泛濫、多家企業瀕臨破產、老板跑路的消息,是市場失了靈?缺乏適當的引導與管制?溫州老板在中國低端制造玩不轉后,轉而駕馭其它大產業其實有心無力?

從事商業報道多年,時常體味到 “ 市場 ” 之鬼斧神工有若 “ 自然 ” ,令人服氣。

企業層面:企業的商業模式,特別是后來行之有效的部分,往往不是創業者在一開始就預設好的,是在市場上、在一次次交易可能性的探討中,逐漸成形的。萬達今天麾下從拿地、設計到施工、招商 — 方陣齊整的商業地產模式,是在早年商業地產不發達、資源匹配不健全的環境中,一步步被迫自我完善的。馬云也說過多次,為了促成淘寶的網上交易,所以做了支付寶,又為了解決配送問題,所以阿里巴巴投資物流。 “ 市場 ” 會提醒商人瓶頸是什么、機會在哪里、短板在哪里。

區域層面:有活力的區域經濟,少見是由執政者規劃出來的。溫州的低壓電器從配件生產到成品裝配到銷售的一條龍,紹興紡織的化纖、織造、印染服裝一條龍,等等 — 江浙的產業集群都是靠少數企業在市場上的互動,自發形成。今天在江浙泛濫不已的民間借貸,看上去是市場選擇,實則是有形之手擰巴的結果,稍后再議。

產業層面: “ 中國制造 ” 曾托起一批大中小企業,不乏明星,而下一個二十年,新崛起的企業,恐怕將圍繞 “ 中國消費 ” 、 “ 中國服務 ” 的核心。就像我們這次封面報道中涉及的物流、快遞業,在 2005 年之前,民營物流還主要依靠由 “ 中國制造 ” 而來的 To B 業務, 2005 年之后,電子商務等消費產業興起,主營 To C 的物流公司快速崛起。產業之間的興衰更替,也是市場自然的選擇。

改革開放頭三十年的功績,基本就是建立在對市場前所未有的尊重與運用上。而情況在第四個十年開始的時候發生了變化。那一年,市場在陷入困頓的瞬間,政府伸出了援手,無論中美。而中國與美國之不同在于,后者是百年市場經濟體,明白此非常態,而前者由于種種原因與糾葛,不但或許掉入政府無所不能的幻覺中,而且體制中很多人還有結結實實的甜頭可嘗。于是,越發欲罷不能。

溫州之亂,實非市場與民間之亂,恰恰是市場在有形之手的攪和下難以自洽。不妨簡單拉列出這個邏輯: 2008 年經濟危機本來是一次市場自我淘汰與選擇的良機,一部分基因不良、無法與時俱進的企業(不論是房產或制造)或本該在轉型大潮中被淘汰,而政府放出的幾萬億讓大量企業飲鴆止渴,這巨量資金中正有一部分成為高利貸來源(之所以有這個現象,因為銀行體制高度壟斷),支撐良莠不齊的企業去炒作資產;稍后又忌憚于通脹,有形之手放后又急收,企業自然跌一大跟頭。此外,還有一個問題,為什么大量民營企業轉型無門、紛紛擠入炒地、炒錢的行列?答案除了產業壟斷、管制,利益集團的割據,民營經濟多個產業上升通道被堵死,還有更根本的原因嗎?在宏觀調控之外,這是更可怕的有形之手。

已有學者下了判語:宏觀調控已取得勝利。但馴服市場的另一面,當是市場的退化。

或許,沒有不出于善心的調控,然而帶著美好愿望與溫情的調控,實則是破壞了市場的進化與自發的淘汰進程,大量的資源錯配與浪費,最終形成與市場強擰的力量,產生無休止的相互報復。

版權所有@ 北京市電子科技情報研究所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3025號

地址: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79號  郵編:100009 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在線人數:170

當日訪問計數:9177

累計訪問計數:53674114

球控探足球比分 彩73彩票游戏 海南琼崖麻将 二人麻将免费下载 游戏 翼盟彩票苹果 内蒙古麻将老友 壹加壹线上娱乐安卓 有正规新闻赚钱 超级大乐透 宝可梦赚钱 黑龙江时时彩 如何帮金融机构赚钱 喜乐彩 深圳宾馆是否赚钱 浙江快乐12 外汇买涨买跌都赚钱 山西快乐10分